一树雪香瘦

是非在己 毁誉由人 得失不论

假如梅宗主也写同人小说(一)

      本文借梗:假如萧景琰拿到的是《霸道皇子爱上我》。

      喜欢的是靖苏之间尴尴尬尬暧暧昧昧的情感,因此便有了此文。

      时间线为靖王即将被封亲王,去苏宅时顺便借了本《翔地记》之后。

      加粗字体为原著内容。 

       靖王点头回了礼,转身走向通向自己府邸的石门,刚走到门边,突又想起什么,折返回来,伸手拿起一直放在桌上的那本《翔地记》,问道:“这本书着实有趣,我刚才还没看完,先生不介意我拿过去借读两天吧?”

       靖王提出借书要求时,蒙挚正站在距离梅长苏半臂之遥的地方。虽然没有直接转头去看,但这位禁军大统领明显感觉到梅长苏的身体僵硬了一下,呼吸有瞬间凝滞。

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殿下如果喜欢,尽管拿去看好了。”刹那异样后,梅长苏旋即浮起了微笑,语调也与平时毫无差别。

       靖王略略颔首表示谢意,将书笼在袖中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萧景琰走后,梅长苏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空气怔了好一会儿。甄平心下不禁担心起来。他觑着梅长苏的神色,却发觉这人虽略显疲惫,嘴角却不知不觉中悄悄地翘起,丝毫掩饰不住其中的欣喜之色。甄平试着问了一句:“宗主今日似是格外高兴?”梅长苏这才回过神来,含笑答了一句:“那是当然,景琰要荣升亲王了,我自然是高兴的。甄平,帮我把笔墨拿来。”甄平看了看窗外的天色,不禁开口劝道:“宗主这么晚还要写字啊,今天刚与誉王虚与委蛇了好一阵,又见了蒙大统领和靖王殿下,还是早些歇下吧,有什么事明日再做。”梅长苏却是不屑地瞥了甄平一眼道:“你懂什么?让你拿来你就拿来便是了。”甄平没法,只好应了声“是”后便退下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   待到甄平准备好笔墨端进书房的时候,梅长苏早已在小桌前喜滋滋地坐下,面前正工工整整地摊着一本“翔地记”。见甄平进来,梅长苏不耐地招呼道:“怎么准备个笔墨都这么久。”甄平却撇撇嘴委屈道:“这可不能怪我啊宗主,明明就是晏大夫怕您总是劳心费神,才让黎纲将笔墨藏起来的,刚刚可是磨了他许久才拿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本以为自家宗主还得埋汰自己些什么,甄平低着头将笔墨放在桌上后,退了两步准备迎接自家宗主的数落,没想到却毫无动静。甄平不禁有点惊讶,忙抬头去看,却正好瞥见了自己那个一脸喜滋滋的宗主和那本“翔地记”。甄平不免惊呼:“宗主!这本翔地记方才不是借给靖王殿下了吗?怎么这下又回来了?”梅长苏却又是不屑地瞥了他一眼,摇了摇头道:“你什么时候竟变得跟蒙大哥一个样了?什么翔地记?翔地记刚刚让景琰给拿走了。你可看清楚,这本可是我自己写的小说。”说完,还拿起桌上的本子得意地朝着甄平扬了扬。甄平顿时满脸黑线:“原来宗主这么晚让属下去拿来纸笔是为了写小说啊。都这么晚了,属下还以为您有什么要紧事呢?还磨了黎纲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梅长苏第三次瞥了他一眼,神色里满满地都是不赞同:“什么叫还以为有什么要紧事?写小说就不是什么要紧事吗?更何况,这可是我亲自执笔所写的,我跟景琰的同人小说,很珍贵的你知不知道。小到整个苏宅,大到整个江左盟,再大到整个大梁,仅此一本,绝无再版。”

       甄平连连应诺:“是,是,宗主您说得都对,”说完又暗自嘀咕着:“还说什么靖王殿下要荣升亲王才高兴的,明明就是又找到写小说的素材了,我们家的这个宗主诶,要不要对靖王殿下这么着迷。”甄平正准备退下,忽然又听得梅长苏一声惊呼:“啊!”甄平顿时大惊,连忙抬起头来,担忧地看着他家宗主。“甄平,” 梅长苏一副惊恐的神色看着自己的属下,“不好了,刚刚景琰拿走的那本,到底是什么?”原来,当梅大宗主数落完自己的属下,喜滋滋地拈起一支毛笔,蘸上墨水,翻开那本“翔地记”,正准备下笔的时候,他突然间发现,自己手底的这本“翔地记”,竟就是那本如假包换的记录游记的被自己写满批注的翔地记!天呐!那那本同人小说又去了哪里?在景琰手里吗?苍天啊!大地啊!你们绝对是在逗我。梅宗主突然间觉得眼前一黑,堪堪就要往后倒,却被甄平一把及时扶住:“宗主,您还好吗?”梅长苏就着甄平的手缓了一会儿,才缓过神来,“甄平,快,快到靖王府去,把那本小说要回来。”甄平却面露尴尬:“这,这让我怎么要啊?更何况,天色都这么晚了,我这贸然前去… …”却不想甄平的这一犹豫,又让梅长苏着急起来,一下便睁大双眼瞪着他,吼道:“还不快去!”甄平被这一吓,赶紧应“是”后便朝密道小跑而去。


评论(18)

热度(240)